请让我安静的画画写写小脑洞。【脑洞赛大患者

来日方长【04】

苓霄抱着岳无邪,紧紧的咬着牙帮子往前走着。无邪瞅着苓霄的左脸,虽然就别人看来苓霄是并没有什么表情,但在无邪看来,现在苓霄分明是难过的快哭了。
岳无邪入门四年,四年前刚好是苓霄随清虚真人下山游历的第一年。
那时,苓霄同龄的弟子一个个翘首以盼可以下山游历,所以兴奋异常。而整日钻研双修心法的苓霄对这事一点都不兴奋。所以后来分到苓霄手里学习入门心法的岳无邪,总觉得自己反倒是因此受到了最周全的照顾。

而其实岳无邪起初并不叫岳无邪,是于睿率弟子在一个寨子里救出来的孩子。
那夜几派弟子打上寨子,苓霄在院子里,一名万花弟子破门而入,见到的是几个土匪正在凌辱一名女子,而那名女子就是岳无邪的母亲。
于是苓霄进来,以剑气打翻了那几个人。可当那万花弟子去看察那个女子时,她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。而恶劣的是,那女子年幼的女儿竟然被那几名土匪堵住嘴巴绑起来扔在床脚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折磨凌辱。

床脚被缚住双手的女孩与苓霄第一眼对视时,眼里满是恨与杀意,那眼神狠狠的扎了苓霄一下。苓霄全然不顾于睿就在门外,转身就将地上的几人尽数斩杀,招招到肉,剑锋凌厉毫不留情。再回转过身来时,却见那个女孩眼里满是漠然。

而当于睿注意过来,苓霄左手抱着一个小女孩走到她眼前,脸颊与衣袖上沾染着斑斑血迹,右手的剑上还淌着鲜血,眼里满是浓烈的厌气。身后的万花弟子忙上前来与于睿解释,但仍阻止不了于睿难得动怒。
而后,苓霄被罚回了华山,并再不得修太虚剑意。
数月之后,于睿带着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回来,却是已经失忆的那个女孩。因为始终寻不得她的名字,只知她母亲姓岳,最终于睿便给她起名岳无邪。
不知是不是于睿也不想让岳无邪修习太虚心法,被禁止修习太虚心法只得单修紫霞功的苓霄,就自然而然成了她入门的心法师傅。


起初因为苓霄不怎么说话,除了教授自己课业之外,便是惩罚自己般的在华山之巅打坐运功,无邪以为她会特别严苛。但后来却发现,苓霄其实只是懒得与人交际,对自己则是生怕自己受了什么委屈或者有什么不懂的。早课亲自改,心法亲自教,剑招陪着练,耐心又温柔。
苓霄虽然不喜欢说话,看着自己时,眼里却会闪过一丝莫名的心疼,但偶尔也会露出温柔的笑容来。岳无邪曾经还想,苓霄是不是有过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妹妹。

冬日里岳无邪和其他年纪相仿的弟子偷偷跑去后山玩。一不小心掉了队,自己在山里迷路了,毫无方向的走了四天,昏迷在山间的一个山洞里。
待到再睁眼时,却回到了自己床上,而自己趴在苓霄胸口。苓霄那张看不出喜怒哀乐的脸上充满了疲惫,显然已经睡着了,手却还轻轻抚着自己后背。微微动了一下,想从苓霄身上下来,就听到苓霄轻声说着“无邪别怕,师姐在这儿…别怕…别……怕…”声音渐渐消下去,其实并没有醒来。纵使后来苓霄不提那时发生了什么,当于睿来看自己时,一句轻描淡写的劳心劳力,岳无邪便大抵猜到那些日子苓霄有多担心。

那一年伴在苓霄身侧,岳无邪微妙的感觉到,可能是因为一直在极寒之地运功修炼的缘故,苓霄的剑气越来越冷冽,练剑时周身开始变得寒冷。而苓霄的面相,似乎也渐渐的冻住了,不再有多余的表情。她的情绪越来越少,或者说是越来越不明显,到一年后苓霄再次下山时,岳无邪觉得连自己都有些难以辨认她的情绪了。

这次知晓苓霄回来,岳无邪早早的在苓霄房里等着。一早听说师姐会带个苗疆女子回来,岳无邪也好奇。可见第一面,禹蝶却是穿着苓霄的道袍。再看苓霄,依旧凝冰的脸上,看着禹蝶时眼里分明化不开的都是温柔。
岳无邪虽是不记得自己年幼时的事,却是相当早熟,一下便明白二人的关系。
禹蝶天性是天真烂漫,又喜欢小孩子,自己问,禹蝶便如实回答。岳无邪毕竟年少,又少了一段记忆,自然对不曾见过的东西或格外好奇,一来二去马上就喜欢上这个师姐带回来的苗疆人。
听禹蝶随口抱怨了句苓霄冷清,岳无邪便想着逼苓霄一把,结果苓霄涵星子这个法号没白叫,涵星涵星,涵万丈星空,一句话硬是憋不出来。这下好,禹蝶生气了,苓霄又一块冰坨坨也不知道哄。

岳无邪想想,不对啊,苓霄虽然话少,但也是个硬耳朵根子,不是个听话的主,想来不是不敢承认两人的关系,那嘴巴这么紧,肯定是有别的缘故了。

正想着,苓霄突然转身往回走,岳无邪正开心,哎呦师姐开窍了?却听得苓霄开口,“今日是小年,照例小宴,她还是……不去不行……”
无邪一听,只觉得白眼要翻到天上去。但这厢说着往回走,苓霄也知道禹蝶不高兴,这么着叫她去席上肯定不乐意。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将无邪放下,让她自己先去。无邪便又燃起了对师姐的信心,冲苓霄的后背默默握了下拳。

加油啊师姐!!!

评论